杰嵘生死传

杰嵘生死传

序 姜葛情仇何日休

  在寒冬的一个风雪交加的凌晨五时,风情镖局的姜总镖头与长白派的葛掌门在长白山决一生死,这两人可是当今武林中高手中的高手。风情镖局的姜镖头以自创的“逆风剑法”独步武林而长白派的葛掌门的“长生内功”可谓武林绝学。  葛掌门以他的长生内功三日之内连挑武林中十大顶尖高手,可谓人种之龙。两人再长白山已大战了三千回合不分高下。  只见那姜镖头以一个“逆风双飞剑”急刺葛掌门的两大要害被葛掌门以“长生内功”中的“长生硬气功”挡了回去。两人各以生平绝学互向对方下以杀招。但二人武功相当在万招之内分不出高下,姜镖头的内功不如葛掌门再大耗真气下渐渐的落入下风,如不是他那逆风剑法使得出神入化,恐怕早已死在葛掌门的双掌下了。二人为何要以性命相搏相互决斗还不是为了一个“情”字。  三年前有一个人称“武美人”的侠女姓沈名茜,武林中无人不为她所倾倒,当然也包括他们两人。但是姜老杰也就是姜镖头和沈茜是青梅竹马的一对,两人都对对方有好感,渐渐产生了情愫并且沈茜为姜老杰生下一男婴取名少杰。  但好景不长,自从葛掌门来他们家后沈茜渐渐的爱上了葛掌门——葛山荣,两人偷偷的发展,而沈茜又为葛山荣生下一男婴取名嵘嵘,不想东窗事发被姜老杰得知妻子被着他和别的男人偷情并生下野种,一气之下把妻子一剑刺死。  葛山荣得知心爱的人被姜老杰杀死性情大变,来到风情镖局灭口镖局一百三十四人。与姜约定三年后在长白山一决生死。  两人从午时打到子时,一直在长白山厮杀了十天,终因天气寒冷又没吃没喝耗尽真气而亡。真可谓“百年难得两武才,因情对决生死搏。”  那两个三岁男孩便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这件事惊动了整个武林,有许多武林人士想得到两大高手遗留下的秘籍而展开的血雨腥风的抢夺。而这两个可怜的小生命到底该何去何从……           

 第一章 洞中救人显身手

  庐州有一个十分聪明而又正气的“龙虫大侠”李文龙。那两位高人的后代正是被这位李大侠所救。  那时李文龙正到香木堂去拜见人称“赤豆王”的何差穷何堂主,不巧的是何堂主不在香木堂,只好回庐州。  下到山脚时,刚巧发现有个小山洞,只听一个沙哑男人的声音从那里传来:“师姐,这是葛山荣的儿子,在他身上找到了这两样东西。”  “师妹,这是长白派的长生内功,这下我们可发了。”  “师姐,你说我们找到了葛山荣遗留下来的绝世神功?”又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李文龙心中一直纳闷,山洞中明明听到一男一女的声音,怎么那女的管那男的叫师妹?  这时说话声又响起,山洞中的原来是尼道派的小沙尼,她们的掌门“千手神尼”得知姜、葛两人已死,一心想得到二人的武功秘籍,到处派弟子四处打听寻找两个小孩,这时刚巧被两个小沙尼在香木堂山脚的草丛边找到,两人正讨论怎么把小孩处理掉。  李文龙心想:尼道派本来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千手神尼”听说以前是个女飞贼,因失手被高手擒住,并点化与她又传授武功,才到尼道派做了掌门。看来是本性难改,听说姜葛遗留的秘籍就想要用它来发扬本派。  “这孩子不能被那两个尼姑带走,一定要救回孩子。”想到这,李文龙以自己独创的轻功“无形脚”这套步法进入洞中。  那两个小沙尼见有人突然以高超的轻功来到她们面前有点儿恐慌,李文龙和两人相对而立,只见两个小沙尼的衣着果然是尼道派的,看那两个小沙尼相貌平平,身材却是不错,李文龙行个礼便道:“两位是尼道派哪个门下弟子?想打孩子的注意?”  那个声如男人的小沙尼叫道:“你是什么东西,来管我们尼道派的闲事,是不是不想活了?”  李文龙笑道:“我这条龙虫还不知道两位有如此大的本事,能把在下至于死地。”  那个师姐一听面色顿时一变,对李文龙恭敬的说道:“原来是庐州的龙虫大侠,久仰久仰,小尼是尼道派美丽道尼座下的弟子,贫尼张丽,这是我的师妹钱枫……”(道尼派的弟子都用俗名)  “原来是美丽这尼门下的,难怪这么狂?”  “你……”钱枫一脸怒气,只见张丽示意她不要开口,并向前走了两步道:“李大侠武功不同凡响,我们自不是李大侠的对手,但这孩子是我们先发现的,还望李大侠高抬贵手。”  李文龙看了看孩子,只见那孩子已经昏死过去,心中不觉大怒,但面不露形色说道:“这个嘛……休想!你们除非打赢我,否则这孩子和他手上的东西我要定了。”  话音未完只见李文龙使个“移形换位”的步法把张丽手中的东西抢了过来,身法之快,使得两个小沙尼犹如木头一般,半点反应的余地都没有。  两人见东西被抢走,打又不是对手撒腿就跑,真怕李文龙一怒之下来个先奸后杀。  李文龙算是把这孩子给救下来了,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            

第二章 再遇少杰把命救

  李文龙从两个沙尼手中把葛嵘嵘救下,等他苏醒后,将事说了一遍,并将自己刚抢来的东西给了他。  那时葛嵘嵘虽只有三岁却已具有他父亲的气概,他对李文龙谢道:“叔叔,谢谢你救了我,以后我一定要报答你的恩惠。”  李文龙一见这孩子就欢喜,便对他说:“你的父亲以不在人世了,现在江湖上有很多的坏人想得到你父亲的武功秘籍,我怕你有危险,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做我的义子,让我保护你,好吗?”  葛嵘嵘早已在那二个小沙尼的口中得知父亲的死讯,心中极为难过,但一听到李文龙要收他为义子,心理有说不出的高兴,马上就答应下来。他把他父亲唯一留下来的东西放在自己的小怀中,牵着义父的手向庐州走去。  不知过了多时,两人来到了一个村落准备打尖,奇怪的是村子里毫无人迹,李文龙警惕的对葛嵘嵘说道:“嵘儿,义父觉得这村子不太对劲,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才行。”  葛嵘嵘点了点头,两步并做三步紧跟在义父的身后,出了村子来到个破庙门前,李文龙打算在这过一晚。  他往庙门上看,见门匾上写的是“月神庙”也并不留意便和葛嵘嵘进去。来到庙里见这庙供的是月神但神像已是破旧不堪,供台上积满了灰尘,已是久无人来的景象。  他刚想要生火,只听见不远有四、五人向这走来,听脚步声会用轻功还是高手。  他心想:我找嵘儿时只有那两个尼姑知道,难道她们禀告她们的师傅还想夺取秘籍?还是先逃为妙。  李文龙用心再听那脚步声已经到了破庙门前。逃是逃不掉了只能躲,躲到哪里去呢?李文龙听见开门的声音不假思索的抱起葛嵘嵘躲到月神像的身后。  那些人到了庙里,只听一个男人对其他人说道:“三弟不必担心,这小子是我们在长白山的雪洞中找到的,这洞除了那已经死了的姜老杰,不会有人知道,我们已经找到了他的孩子还有那小子身上的‘逆风剑法’,就算不小心走漏了风声,以我们四人的功夫和在江湖的名望再加上秘籍在手,有谁敢动我们。”  那人说到这,四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李文龙这么一听才知道姜老杰的儿子已被这四人找到,并从他手上拿到了逆风剑法的秘籍了。  他心想:既然救了一个也不怕再就一个。想到这便对葛嵘嵘使了个眼色,葛嵘嵘会意的点了点头。  只见李文龙从神像后跳了出来走到四人面前。  欲知四人是谁?李文龙能否救出姜少杰?请看下章。            

第三章 二收义子乐悠悠

  那李文龙出现在那四人面前,那四人不约而同的吃了一惊。其中有个男人开口问道:“尊驾什么人?有和贵干?”  李文龙笑笑,并不回答那人的问题只是说:“你们抓了姜老杰的儿子想怎么样?”  又是那男人说道:“你既然都知道了,我们也不怕告诉你我们就是江湖闻名的号称‘南阳四神’这位是我的大哥人称‘大陈飞剑’陈伟斌,那位是我二哥‘小刘飞刀’的刘颖俊,还有这位是我四弟‘小陆飞斧’陆嘉伟,在下‘四神’排行第三人称‘小陈飞剑’陈愚便是在下。我们的名号告诉你也让你死的明白。”  说完四人正准备上去k李文龙,只听李文龙叫一声:“嵘儿快!”四人闻到一股大便臭,还没反应过来便一个个的倒在地下。原来李文龙把他的‘三日香’给了葛嵘嵘。暗示他自己出去与对方说话之机把“三日香”磨成粉好让药力发挥出来,轻而一举的便把“南阳四神”给迷趴下了。李文龙与葛嵘嵘事先服了解药所以没昏去。姜少杰却昏了过去。  李文龙在四人身上搜了一便,搜找到姜老杰的“逆风剑法”和一些暗器。葛嵘嵘把姜少杰弄醒。李文龙曾与姜老杰有一面之缘,见到了恩人之子不觉有点感伤。  那是五年前的事,李文龙被光明教中的“四大光人”围攻,险些掉了性命,幸得姜老杰巧遇出手相救。李文龙本想相谢,但姜老杰以轻身而去。今见恩人之子,五年往事从眼前历历重现。见到那姜少杰,心中又有种说不出的高兴。  只见那姜少杰幽幽醒来,见到捉住自己的四人已是倒在地下,眼前出现了一位少侠与一个年龄与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不觉有些不知所措。  “你父亲已死,如今你是无依无靠,江湖如此的险恶,你愿与我们父子同行吗?”  姜少杰看着李文龙的眼睛觉得他不像坏人,又救了自己的性命,想了想便对李文龙说道:“救命之恩何以为报?如大侠不弃我,我愿认大侠为义父,不知大侠能否收我这苦命的孩子。”  李文龙听见姜少杰要拜他为义父喜极而泣,热泪盈眶地说道:“我李文龙今收两位绝世高人之后,真乃百世修来的缘,呜……”说着便哭了起来。但他的内心是无比的喜悦。  接着,李文龙就打算退出江湖,隐居在无人山岛不问世事,撇开江湖恩怨,更加考虑到他两个义子在江湖的险恶还打算把姜葛两家的情仇用自己的一生去化解。  他想到的隐居的好地方便是那无人知晓的风神岛。但在去风神岛的途中出事了,李文龙出了他人生中的大事。  前往风神岛必先过柳树村。父子三人来到柳树村准备找家村户过夜,他们来到了一家村户门前,李文龙叫了门,闻声赶来的是一位老汉,打开了门,李文龙见那老汉白发黑须,面有红光,眉宇间似有金光相貌奇特,真乃世外高人也。其衣着简陋也掩盖不了他的神气。  李文龙见老汉相貌不凡,心中一惊想这孤僻村庄都有这等高人忙向前行礼道:“老人家,我父子三人见天色将暗,因路过此地想借住一宿,望老人家行个方便。”  那老汉笑呵呵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来,来,来,进屋来吧。”其声十分的洪亮,底气十足,看来此人内功以入颠峰之际,李文龙心知此人的武功之高,内功之深,自己如在练四世也未必能有此境界。  四人入屋,老人为他们弄好晚饭请他们食用,十分客气地说道:“村间没有鱼肉,望不要见怪。”  李文龙忙道:“多谢老先生的款待,我等一切从简。”  吃完晚饭李文龙与那老汉便闲聊起来。原来那老汉便是江湖中闻所未闻的“白黑毛”陈栋,此人不惑是得圣人指点武学,到如今才有如此造诣乃凡人不能达也。那“白黑毛”是陈栋的师傅为他取的外号,此人又不在江湖走动所以没人知晓。  陈栋与李文龙两人谈的十分投机,直到深夜李文龙才回自己屋去休息。次日一早,李文龙来见陈栋,陈栋对李文龙说道:“李少侠,老朽有一养女在柳树村的西村名叫吴杰婷,老朽与少侠有缘,想把小女许配给少侠,少侠意下如何?”  李文龙听罢神色大变,忙道:“晚辈何德何能怎能取令媛,再说晚辈自来从不进女色……”话未说完那陈栋抢道:“这乃天意如此,是我师傅告诉于我,如今少侠答应才好,天不可违啊!”  李文龙听罢边说道:“这果真是天意那也罢了,我李文龙算是认了,好吧我答应便是。”  “好!既然少侠如此爽快那我们今晚就把事给办了吧。”  “这未免操之过急了吧。”  “一点也不急,到了明天这亲就成不了了。”  “这是为何?晚辈既然答应便不会反悔,望前辈再等二日才好。”  “此乃天意不可违啊。”陈栋劝说道。欲知李文龙是否取到陈栋的女儿请看下章。            

第四章 风神岛上恩情仇

  话说李文龙要取陈栋之女为妻,陈栋却要他当晚娶过门,李文龙不允,就在这时门口进来一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李文龙未过门的妻子吴杰婷。此女咋看之下就觉的有点放荡,再仔细看来还是放荡。此女天生一双勾魂媚眼,脸庞妖艳无比。  李文龙见到吴杰婷便猜到此女便是陈栋的养女,便起身道:“吴姑娘,在下是万万不能答应今晚与姑娘成亲之事的。”  那吴杰婷像没见到男人似的,一见到李文龙就跑到李文龙身前,抱住他道:“龙哥刚才的话,奴家都听见了,今晚你就依了小女子吧。”  李文龙被她抱住感觉此女身上软若无骨,身材火辣,躺在自己的怀里有种想冲动的感觉,但心神一定,把她从自己身上推开,气愤地说道:“实不相瞒,我还未有妻室,既已答应前辈自会娶你,请姑娘不要这样,今晚叫在下娶姑娘我实在不能应允。”  “既是应允娶我,为何今晚不行?”  “这是个人原则问题还望姑娘谅解,请择日成婚。”  “既然你有你的原则,那我也不强求。但是今晚你我必须圆房,这可是小女子的原则,望龙哥成全。”  这话说完李文龙吓出一身冷汗,心想:不成亲怎能圆房,此事万万不可,便道:“李某怎能败坏姑娘的名节,此事万万不行。”  吴杰婷转身又对陈栋说道:“爹爹,让我与龙哥单独谈谈。”陈栋会意离开了屋子,关上了屋门。  李文龙见只有吴杰婷与他两人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吴杰婷一语不发,慢慢伸手解开自己的上衣,李文龙见到此状已是吓成了傻人,一动不动的望着吴杰婷。渐渐的吴杰婷身上一丝不挂,她走向李文龙,来到他面前不停的亲吻着他。李文龙年轻血气方刚,二人在屋里风花雪月……  两个时辰过去后,那李文龙因刚才的冲动,为所犯下的不可弥补的错误而懊恼不已。他马上起身穿上衣服找到葛嵘嵘和姜少杰,三人赶紧离开那让李文龙无法忘怀又羞愧懊恼的地方。  风神岛是几年前李文龙在一次出海时,在海上遇上风暴不知怎么的就把他给刮到了这座岛屿上。岛的四周刮着强烈的大风,只有每月的初一、十五那奇怪的风才会停止。这座岛像是有着神奇的力量,虽然该岛离陆地不远,但是却有许多渔民不知道这座岛的存在。  三人驾着李文龙私人的小船来到风神岛上,那岛看起来象是个十分安宁的平原,没有树林,满地的草。在海拔这么低的地方,会看见这样的景象,不是亲眼目睹是没有人会相信的。三人在岛上一住就是十五年。  当年风流的李文龙已如中年,而那两个孩子已是长大成人,各个英俊潇洒,高大俊秀。他们二人也练就了亡父的绝学,已是略有小成。李文龙的轻功在这十五年里不断的更新改良,已达到无影无形的地步,自然他把自己的功夫教给了这两个义子。  这十五年里,李文龙把两家的恩恩怨怨化解开来。告诉他们武林中的奇闻奇事与今后和他们两人的命运不可分离的武林传说——“四大神器”。  那是前世的武林人世在武林中评出最最厉害的四人的称手兵器。(那四人的武学修为请大家往无敌的方面去想。)武林中给那四人尊称为:“武神”、“武魔”、“武霸”、“武尊”。  四人都有各自的宝器分别是“威风凛凛甲”、“硕壮有力衣”、“一柱擎天剑”与“唯我独尊剑”。传说谁能在他们手上得到这四件神器便能武林无敌,江湖求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           

第五章 “龙虫”将死眼泪流

  话说李文龙外将那武林传说告诉了姜少杰和葛嵘嵘。两个热血少年憧憬着能到江湖上大干一场,不想就在今夜将会发生三人想不到的事情。  在无人知晓的风神岛上来了四个黑衣人。四个杀手,无情的杀手,他们的目的没有人知道,他们怎么来到风神岛的也没有人知道。只知道的是,杀手就是来杀人!他们要把他们的目标制于死地才算完成了他们的任务。  风神岛依旧是如此的宁静,岛上和谐的风吹过碧绿的草地,杀手的脚步迅速而又无声的走向李文龙三人所住的木屋,几乎听不出鞋子与草之间的摩擦声。  他们像是随着那和谐的风一起飘动着,来到了木屋前,其中有一人对着屋子叫道:“李大侠请出来相见,我等四人特来向李大侠请教。”  李文龙知道门外有人,但没想到对方如此的直接,听那些人的轻功虽不如自己但已是一流的高手,既然他们能找到这里自是有备而来,见姜少杰与葛嵘嵘望着自己,对他们浅浅一笑,说道:“你们从床底的密道走,这里有我来应付,回头我会来找你们的。”  “义父,我们的命是您救的,现在外面的人来者不善,你却叫我们逃生,让您来应敌,我是不会答应的,我要与义父同生共死。”葛嵘嵘听到李文龙的话急忙说道。  “我也是。”姜少杰也应道。  “傻孩子,他们不是义父的对手,你们先走免得碍着我。”  “我们听义父的吧,嵘弟。”姜少杰说道,“我们先走等义父打发了那些人自然会和我们会合的。”  “那好,义父你可要小心啊。”  “我一定会来找你们的。”说完李文龙拿开床板,地上出现了一道门,他叮嘱二人走到密道尽头时,会有一扇门,要打开门必须对着门叫“阿曼达开门”那门就能自动的开启。  葛嵘嵘,姜少杰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密道,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义父一定能与他们会合的。李文龙也毫不犹豫地把床板归位,并拿起墙上的剑打开门走出了屋子,来到那四个黑衣人的面前。  “李文龙,那两个小子在哪?”正是刚才那开口说话的黑衣人。  “他们从我的密道逃走了你们找不到他们的。”  “那他们逃去了哪里?”  “不知道”  “你识相的快说,不然先奸后杀。”  李文龙听后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是肛交患者,要是被他们抓到后果难以想象。弄不好会毁了自己的光辉形象,目前只有一个字——拼。  李文龙对那四个黑衣人大笑说道:“你们有本事就来吧。”话音刚落,只见他已经向四个黑衣人出手了,那四个黑衣人武功高强,再加上四人有奇怪的阵法李文龙只拆了几招便左右难支。  眼见自己将死在四人的阵法之下,心想打不过可以逃,便用剑硬是逼退了四人,展开自己的独门轻功开溜。突然有一人影从他身边闪过,身法之快连相貌都没看见。  李文龙只觉左肩被来人轻轻地拍了一掌,失去了重心慢了下来,被那四个黑衣人围了起来。李文龙只觉的左肩突然撕心般的疼痛,使他痛的动弹不得。刚才那一掌可是十分的了得,出掌击打时像是美女那酥若无骨的柔胰触摸。  那触摸之后带来的,确是如野兽般张着血盆大口深深地咬住一般的疼痛,使中招者在一时半刻不能动弹。这掌法便是江湖上闻风丧胆的“美女野兽风云掌”会这掌法的人,江湖只有一人,那就是光明教的教主乐佳欢,那四个黑衣人便是光明教的“四大光人”:“头光光”张光、“毛光光”刘光、“脚光光”郭光和“胸光光”黎光。  那乐佳欢击中李文龙后,朝向李文龙望过去说道:“你想活命的话就把那两个小子交出来。”  李文龙的脸上浮出那看似痛苦的表情,显然那一掌伤的不轻,但还是强挤出一丝笑容骂道:“放屁。”  那可怕的身影又是一闪,乐佳欢又在李文龙的右肩拍上一掌,这一掌比之前一掌又多加了两层内力。  李文龙中掌后对着天空吼叫:“啊呜……”可想刚才一掌的厉害之处。  “你到底说不说。”乐佳欢又逼问道。  “说……说……说你娘。”  “刘光和他肛交。”  “是,教主。”  李文龙见那刘光要毁坏自己的光辉形象,把心一横咬舌自尽了,这一代大侠倒在了无人知晓的岛屿上,没有棺材,没有墓碑,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江湖,让不知多少人痛恨的,而又不知让多少人向往的江湖。风神岛的空中响起了:“你在我心里面……你在我心里面……”  “哼,不识实物的东西。”乐佳欢看着尸体说道,“我们走。”  “嵘弟你真的想留下来与义父共生死吗?”姜少杰对着葛嵘嵘问道。  “鬼才想呢,我只是晃点义父罢了。”葛嵘嵘无知的说道。  “哦,是这样啊。”姜少杰也是无知的回应着他。  两人走了一整天的密道终于来到了出口的门。  欲知两人能否逃出魔爪,那光明教教主乐佳欢是否能找到他们两个,请看下章。            

第六章 店内设计钱不留

  光明教乃武林中亦正亦邪的组织。它是由前世武林人称“武尊”的武子流开创的教会,此人的兵刃便是四大神器中的“惟我独尊剑”。此剑乃天降神石所打造。  神剑如是于一般武林人手中使将出来,其威力能将数位高手败于其下。剑道高手都是以剑气伤人取人性命,此剑天生会聚剑气,使用之人可以说是无须以内力摧动宝剑便将对手置于死地了。那武子流的武功极高,可说是天下无敌,此剑在手更是可笑傲江湖。只是他那三个师兄弟各有神器,武功又与他伯仲之间,故四人并称为天下第一,不能独笑江湖。  武子流开创光明教时也创下了两门镇教的武功。一套掌法,一套剑法。掌法名曰“天风掌”剑法名曰“柔水剑法”。  那天风掌中还分为四套小掌法:“美女野兽风云掌”、“幻风掌”、“硬石掌”和“天合掌”。这四套掌法要依次修炼才能练成那武子流的成名绝学“天风掌”,每套掌法各四十八式。  而第三代教主乐佳欢只练到“美女野兽风云掌”的四十四式,那后面的三套掌法便无法修炼,更别说是那“柔水剑法”,早已失传天下。所以那乐佳欢要夺取“逆风剑法”来对付本教最大的敌人。  他在十五年内到处打听,才得知姜老杰的儿子是给李文龙带走的。后来又得知了李文龙的下落,已是十五年后了,便迫不及待的带着四大光人到风神岛来找李文龙拿秘籍。可怜那李文龙死在了风神岛上,但他没想到的是那孩子已经不见了,便下令光明教所有的眼线去找姜少杰和葛嵘嵘两人。  金明城是离风神岛的最近的一座城镇,乐佳欢派四大光人到那里寻找,那是他们最可能来的地方。  那兄弟俩依照义父的话出了密道果真去了金明城,他们两人十五年间从未来到城镇,见到那繁华的街道,熙熙攘攘来往的人群心中兴奋不已。两人走了一整天的密道,腹中饥饿,见街道旁有一家十分漂亮的客栈准备填饱肚子再说。  两人逃出来时未曾带有银两,哪有钱吃饭,不想那葛嵘嵘自有妙计。他走在前,姜少杰跟在后面进了店,来到一张空桌子前坐了下来。只见那葛嵘嵘大声地叫道:“小二!”  “来啦,”那小二边跑边叫道:“二位爷要点什么?”  “你们店有什么好的都给我上来,再给我们拿一瓶上好的竹叶青,快去。”  “好嘞,两位爷等着小的马上给您上来。”那小二说完便去厨房招呼了。  姜少杰见那小二走了便对葛嵘嵘小声问道:“嵘弟,你有何白吃的妙法告诉我好吗,以后我也许用的上。”  葛嵘嵘笑着对姜少杰说道:“这你学不来的,兄弟待会儿一看便知。”姜少杰也不问下去。  两人打量着这家客栈,只见这家客栈比他们十五年前去的客栈大上好几倍,装潢的也十分的得体。再见那店里的客人什么都有,江湖上的,做生意的,还有那云游的和尚和官府中人。  两人的目光都对对面桌的那个客人起了兴趣,对面桌的那人桌上有一柄剑和一只包裹,想必此人并非是城中人氏。那人看上去十分的清秀,肌肤白嫩,象是女扮男妆,年纪十七八上下,最有特点的是那人的清秀的脸庞有着数不清的痣,给那秀美的脸上打上了折扣。  姜少杰见那人桌上有酒但此人却动也不去动它,心中奇怪,心想义父说江湖人哪个不是大碗喝酒的。而那人滴酒未沾,十有八九是个女子,何不挑衅一下取取乐子。  葛嵘嵘也看出端倪来,但他示意咱们把自己的事解决再说,别一事未平一事又起。再说此人有剑武功可能了得,万一干不过那不是自讨苦吃吗。先混完这顿饭要紧。姜少杰见了葛嵘嵘的暗示觉得有理,也就不去理会对面,填饱肚子为优先。  不一会上菜了,两人毫不客气的狼吞虎咽起来,也难怪,逃出来一天了,早饿坏了他们,见到美食便迫不及待,加上这家客栈菜的味道又不错,那两人吃起来的样子可叫人不敢恭维。  两人吃了七分饱后,葛嵘嵘示意他要实行他所想到的,自以为了不起的计谋了。到底他有什么白吃高招,真的能否顺利的逃账,请看下章。            

第七章 土地庙中生死斗

  话说姜少杰与葛嵘嵘正要准备使用手段,但见从店门口走进一位汉子,身长六尺于高,熊腰虎背,身后背着两把巨斧十分了得,走进店内朝着柜台走去,与那店掌柜小声说了几句便匆匆离去。  葛嵘嵘与姜少杰他们见了十分的好奇,但一时也没在意,开始实行他们的计划。只见葛嵘嵘把两只手用力的握住桌沿,把自己的屁股向外一挪,只听一声雷似的响声,把满店的客人吓了一大跳,接着一股一股的恶臭在客栈中散发出来,客栈的客人们都捂住了鼻子,都不敢吸气。等臭气渐渐散去,只听又一声巨响,接着又是恶臭,有的客人已经受不了了,把银两放在桌上便急忙跑了出去。  葛嵘嵘一连放了四个臭屁,店内的客人走了大半,那些没走的已经破口大骂起来。他毫不理会,又放了三个臭屁,只见店内的客人只剩下那个女扮男妆的姑娘在。只见那客栈的掌柜走到他们身边说道:“客官在公共场合如此……未免不雅吧。”  葛嵘嵘苦着脸说道:“我吃饭有此习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等我们吃好饭便马上离开,还望见谅。”  “客官您这样小店的生意没法做了,二位还是早早离去。”  葛嵘嵘笑嘻地说道:“我们饭菜还未吃完,这钱怎么算啊?”  “二位离去便是,这顿饭算是我们店请二位的,望二位不要再来这里。”掌柜边说边摇头,姜少杰见竟有此法,不免觉得好笑,但又不敢笑出声来,只好憋在自己的肚子里了。  “既然这样,我们兄弟马上离开便是了。”葛嵘嵘说完,两人便起身向掌柜道了谢离开了客栈。  他们走出店门望着店名不禁哈哈大笑,原来此客栈名为“香来客栈”,姜少杰乐道:“好一个香来客栈,真是香啊……香啊,哈哈哈……”  二人离开客栈四处游玩不说,再说那客栈中的那个女扮男妆的姑娘,她吃完了饭也离开了客栈,来到一家当铺,进了当铺对老板说道:“我要当一只鞋。”  那老板听那姑娘要当鞋便忙问道:“要当只什么鞋?”  “我当的是一只地鱼鞋。”  那当铺老板听后马上对那姑娘恭敬地说道:“老生星星鱼见过当家的。”  只听那姑娘说:“星堂主不必多礼,我这次是来对付万里飞腿北方无敌小色狼沈斌,听说他来到金明城了。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畜生,为天下的姐妹们除了这祸害。星堂主可有那淫狼的下落。”  “回当家的,老生已打听清楚了那畜生的下落。”  “在哪儿?”  “当家的,让老生来解决此人已是绰绰有余,不必当家的亲自动手。”  “星堂主不必多言,我一定要秒杀了那个畜生。”  “是,那畜生在金明城的土地庙内,这庙在城的正北方向,听说那土地庙闹鬼所以没人敢去,现已成了破庙,当家的要不要老生一起去对付那个畜生。”  “不必了。”那姑娘说完便离开了当铺,她见天色尚早,便打算在那土地庙的附近打探一下,以备了解地形。  那土地庙的对面是一家妓院,名叫“尽精井”,门口正站着几个妓女在招揽客人,那庙的左右也没有房屋,是一片空地。那女子不进庙内,只是先来到妓院门口站着望着庙门。  妓院门口的妓女见了她便迎了上去,口中叫道:“公子,来快活快活吧。我们这儿可是你们男人的天堂。”那女子根本不理睬那妓女,但她并不走还是站在那。那妓女见那人细眉大眼,樱桃小口,已猜出这位八成是女扮男装,又看她手中有剑,便不敢再招惹她。  天色渐渐的暗下了,那女子见时候差不多,便向庙门走去。到门口提手把门一推,口中沉声地说道:“畜生沈斌出来受死。”刚说完,庙内走出一人,此人身高七尺,脸如猴脸,但那鼻子确实高挺,双眼小如赤豆,身后背着一口三尺大刀,此人正是那人称“万雪飞腿北方无敌小色狼”沈斌。  那沈斌心想无人知晓自己来此处作案,怎么会有人知道自己在土地庙中呢。哪晓得地鱼会的人已经盯上他了。他寻思对方来找自己的必定是高手,多数敌不过对方,但听是个女子的声音心中的担忧也少了几分。  那女子走进庙门,来到庙院,沈斌也来到庙院。两人相对而站,沈斌见那女子长的极为美丽,只是脸上的痣多了点,身材也是一般,不是他要的那一类的。也不知自己将大祸临头。那女子想的是该怎样折辱他,再将他致于死地。  沈斌先开口说道:“你我无怨无仇,为何要取在下性命。”  那女子也不答话。只见她左手举起剑鞘,右手拔剑摆出了剑式,说道:“畜生,受死吧。”说完举剑便向沈斌攻去。  那沈斌见她拔剑已有了防备,只等她出何招数,只见那女子直剑刺出,其力量与速度犹如离弦之箭,毫不犹豫的刺向沈斌。沈斌见此招虽又快又狠,但大有破绽,并不去守此招数,反而举刀去砍那女子的右手手腕。  那女子也并不在意自己的手腕,还是直刺过来,眼看那刀要砍去那女子的右手,那女子突变奇招,但见那女子忽然剑锋向内,把剑尖倒转过来向着自己,身子也回转背对对方,变招之快使沈斌那一刀竟然砍空了。再见那女子用右手对着剑把的末端用了内劲,宝剑从自己的腋下窜了出来,直向沈斌的心口飞去。计算之准,力道之强,使那沈斌避无可避,眼见那沈斌难以躲过这剑要死与剑下。  那沈斌也并非浪得虚名,见那女子用此奇招先是一惊,见那剑已是要到心口用刀挡是来不及了,只得双脚后退,那沈斌的轻功也可谓是一流的,那剑虽快但还是刺不进去,剑尖贴着心口,但不出十步那沈斌必定中剑而亡,当他以高超的轻功退到第九步时,那剑已是刺穿了他的衣服,剑尖已与肌肤相碰。  欲知那小色狼性命如何,请看下章。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