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女侠之苍蝇人别传

蜘蛛女侠之苍蝇人别传

「韦特博士,首先恭喜你的研究获得国际性奖项。不知道是甚麽原因促使你研究改造昆虫的基因呢?而这些研究又如何改善人类生活呢?」「嗯,众所周知,现今世上有很多疾病是由病毒引起,而当中又以昆虫作为媒介的传播途径的影响范围至广。诸如登革热、霍乱、伤寒、疟疾等,莫说落後的地区,即使发达如欧、美、日本、香港等地亦偶有发生。虽然说注意卫生及杜绝传播媒介可以控制扩散程度,但是昆虫,尤其能传播病毒的昆虫,它们的繁殖能力不是人类所能估计的。面对如此庞大数目的高危病源,透过基因改造以控制甚至灭绝它们,不是一个令人心动的课题吗?其实这个研究早在十年前已有初步构思,只是当时负责的阿历斯博士因为不愿透露的意外而曾经中断,後来更留下计划的初稿及心得,毅然离开研究所。而曾经作为他助手的关系,於是我便提出接手研究的建议,终於在两年前继承阿历斯博士的遗志,幸好也总算有所成就。」「韦特博士所说的成就,是不是指已经可以完全控制由昆虫引起的病毒传播问题?」「呵┅┅离这目标还有好一段距离,不过总算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其实,作为传播病毒的昆虫,主要是蚊及苍蝇两大种类为祸至深,其中尤以蚊的危险性最高,所以蚊是研究的初步对象。根据昆虫学家长期以来的观察,吸食人、畜血液的都是雌蚊,它们能将血液中的蛋白质吸收,作为繁殖的能量,而当它们吸啜血液的同时,亦留下令人病倒的病毒。根据它们这种特性,我首先从雄蚊的体内抽取成熟的精子,改动它的遗传密码,令它的两组泄色体均出现异常。当母体的卵子受精後,理论上精子内的X泄色体跟卵子的X泄色体结合後会发育成雌性胚胎;而精子内的Y泄色体跟卵子的X泄色体则会发育成雄性胚胎。但是,一经更改後┅┅」「全部变成雄性胚胎,所以不再有雌蚊为患┅┅唉唷!谢茜嘉,你为甚麽捏我?」「别自作聪明罢┅┅韦特博士,抱歉打扰了你。」「哈┅┅没相干,没相干。其实结果跟积夫先生所理解的差不多,的确只有雄性胚胎能够继续生长,而雌性胚胎则只是充满蛋白质的卵子而已。换言之,雌蚊为患的情将不再出现。」「韦特博士,能够成长的雄虫又会有甚麽不同?」「基本上和正常的没有甚麽分别,只是它们的遗传基因是覆制自雄性原体,因此同样的情况将继续出现,简单来说,每隔一次交配周期,雌性成虫将会大幅减少,甚至消失,剩下的雄性亦会步向灭亡。」「照博士的推断,虫患岂不是於几年间便完全解决?」「理论上说,是的。不过,一切都只是试验阶段,现时成功的只是数十种蚊子,而苍蝇亦只是刚刚开始,结果如何,还是有待验证的。另外,有两个问题是需要观察研究的∶当同种类的雌性昆虫消失殆尽时,剩馀的雄性会否出现突变,或者找不同科的雌虫交配呢;再者,基因改造的昆虫会不会导致其他品种的基因出现变化呢?一切一切均有待考验┅┅」半年多後的美国国家研究所外的公路旁,一个手拿摄影机的身影瑟缩在垃圾箱做成的暗角处。透过长距离镜头的协助,积夫从远处监视一切。自从当日和谢茜嘉进入这里访问了韦特博士之後,接着便发生一连串骇人听闻的事件,其中谢茜嘉的失踪更是令他震撼不已。基於作为记者的直觉,积夫深信韦特博士是所有事件的关键,无奈地,有关当局以缺乏证据及纯属猜测而拒绝他的采访要求。艰苦等待似乎成了积夫唯一的手段,不过为了知道真相,更加是为了失踪的好朋友,他已是义无反顾。上帝还是眷顾苦心人,十多天的餐风宿露终归没有白废,积夫终於发现韦特博士的踪影。一辆银白色的小轿车经过守卫森严的闸口後,向公路徐徐驶出。苦等了多天的积夫以最快的速度弹出,欲把韦特博士的车子截下。可是,一个矮个子突然出现在轿车前不远处,看来即将发生严重的交通事故了。当积夫举起手上的摄影机捕捉面前一刻时,镜头下的景像却令他感到愕然。「砰~」的一声,那矮个子不单没有预期的被撞倒,反而是轿车像撼到石墩般的凹陷,气笛更「呜~」的响个不停。

当所有目击者均张口结舌时,矮个子已走到驾驶席旁,如撕碎纸张似的将车门捣毁,挟住韦特博士斯斯然往下水道走去。呆了半晌的积夫,眼见博士被掳,也不顾自身危险,急急脚的追去。沿钢梯往下爬,积夫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透过手电筒的微弱光线,他只能以缓慢的步速前进。幸好这一段是单程路,通过传来的步伐声,他也不怕会跟丢了。蹑手蹑脚的追踪了一段时间,在地下水道拐了两个弯後,出现眼前的是错综复杂的汇集处,失去线索叫积夫苦不堪言。「先生,迷路了?」背後阴沉的声音把积夫吓一跳,很明显自己已曝露了行踪。他也不回话,便用一招『後旋腿』攻击对方,「噗~」的踢中了敌人,不过接着来的惨号却出自自己口中。一辆小轿车尚且奈何不了那矮个子,何况区区一下踢脚。矮个子趁积夫抚脚呼痛的时候,右拳已如炮弹般窝在胸口处,剧烈的冲击令他一下子便进入休克状态,在晕倒前一刻,隐约听到一把久违了的熟悉声音┅┅「住手!」话音刚落,两缕柔韧的丝索已从暗处激射而出,将矮个子紧紧的缠住,剩下斗大的光头还可移动。刚把来人制伏,一个身穿红色紧身衣的女子从暗角处走出来,赫然是久违了的蜘蛛女侠。蜘蛛女侠的英姿不减当年〔半年而已〕,不过她身上多了条令人突兀的迷你裙°°用蜘蛛丝编成的古怪短裙。「蜘蛛女侠?」「正是。为什麽要掳走韦特博士?」「嘿嘿┅┅想不到会遇到这麽理想的母体,夏高博士的梦想很快┅┅嘿嘿嘿嘿┅┅」「你说甚麽?┅啊┅┅你┅是┅┅」趁蜘蛛女侠分神间,哈林〔矮个子〕的右眼珠意想不到的弹射而出,在她面前爆破,一股色带粉红的迷烟将蜘蛛女侠包裹着,不慎吸入迷烟的蜘蛛女侠,不消两秒便告昏迷不醒。失去了右眼珠、缠满蜘蛛丝的哈林,小腹处喷出一股强酸,将前面大幅的蛛丝溶掉,轻易便从缠绕中挣脱出来。「蜘蛛女侠算甚麽,还不是落在我手里?不枉夏高博士将我改造成生化再造人,嘿┅┅夏高博士伟大的计划将会由我完成,嘿┅┅是吗?谢茜嘉小姐。」四个小时之前,外海的孤岛洞穴内。「┅┅嗯┅┅啊┅┅快┅点┅┅嗯┅┅嗯┅┅」一个赤裸的女体正以母犬的姿态,和一只苍蝇模样的怪物交合着。三十多公分长的墨绿色肉棒,以难以置信的高速,在娇嫩的蜜穴内抽插。「噗滋~噗滋~」的声音下,谢茜嘉更不断的扭动腰肢去作出配合,口里还「哼哼唧唧」的吟唱连连∶「┅┅嗯┅┅啊┅┅快┅点┅┅嗯┅┅嗯┅┅」相对於沉醉快感的肉体,谢茜嘉的思路却无比清晰。自从半年前失手被擒,为一只前所未见的巨大苍蝇强迫「交配」之後,潜藏谢茜嘉体内的蜘蛛基因受到另类基因的冲击而活跃起来。首当其冲的生殖器官虽然外观上没有明显变化,但原本每月排放一粒卵子的人体生理周期却出现彻底的转变,成为了一部排放卵子的机器。不稳定的基因异变,一度令谢茜嘉陷入失去意识的状态,变成彻头彻尾的人形昆虫,交配、产卵、交配┅┅日复日的重复不绝。随着时间的流逝,谢茜嘉沉睡已久的人性再度苏醒,醒过来的第一个意识便是∶羞赧。羞赧的原因不是被怪物强暴,而是身体竟然产生快感,甚至不自觉的去配合对方的行动。「自杀」的念头蓦然升起,不过却被另一股本能所击溃。当她发现小腹微微鼓起时,天生的母爱油然而生,而且更萌生不可能出现的幸福感觉┅┅羞涩、快感、绝望、幸福┅┅被如过山车般的感觉冲击後,谢茜嘉开始为自己的遭遇及末来反覆思考。韦特博士的访问被再次唤起,他当日所担心的事情似乎已被一一证实,只是实验对象是谢茜嘉自己罢。历经多次的反思,她意识到能拯救自己命运的人,只有韦特博士而已。要找着韦特博士,首先要化身蜘蛛女侠,离开这个山洞,不过间歇出现的超能力为她带来烦恼。接着的日子里,谢茜嘉一面忍受〔享受?〕交配及产卵为身体带来的欢愉,一方面暗地里观察身体的转变及反应。连日来的观察,让谢茜嘉发现了一件事∶只有在交配後及产卵前之间的短暂时期,超能力才能恢复过来。不过,这可令谢茜嘉苦不堪言了,此段时间说多不多,才三小时多点,要离开不难,但要找人就真的时间太少了。左思右想之下,终於让她找到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用意志去推迟产卵的时间!!办法虽然笨拙,但在谢茜嘉努力以赴之下,数月来已将间隔的时间延至五个多小时,不过却带出另一个可怕的问题。逐渐加长的孕育时间,令能够受精的卵子不断增加,从起初才诞下十枚卵子,直至对上一次的三十枚,足增长了二百巴仙;而雄虫的出现率亦相对的形成正比。可是,最令谢茜嘉担忧的,是雄虫的不断进化。初时,每一条成长的雄虫都像它们初代祖先夏高博士一样,甫交配完便因耗尽生命能量而殁。随着滞留谢茜嘉子宫的时间逐渐增长,因而受她的超能力影响更形深远,体质亦开始逐代改善,不单生殖器官愈来愈发达,而且生命能量亦比以往旺盛。单以现在与谢茜嘉激烈交合中的新生代为例,这一代便有八枚卵子能成长为雄虫,生殖器官雄伟庞然不说,每一只的生命能更是数倍於初代成虫,与谢茜嘉前後三次交合才耗尽生命之火,而且每一次均能支持个多小时,即使是一个壮健的普通人也要自愧不如。

本来她预期将时间延至八小时才出发联络韦特博士,可是,恐怕那时新一代的苍蝇人已进化到不可预测的程度┅┅「啊┅┅啊┅┅」随着色泛微蓝的精液喷往母体的花心处,这一代最後一只苍蝇人的生命之火也渐次熄灭,变得软趴趴、墨绿色的肉棒也从牝户中脱下,那两片充血的阴瓣随即紧紧的闭合,将所有阳精锁定在子宫内。苍蝇人离去後,洞穴内只有浑身香汗的谢茜嘉,孤伶伶的躺在那儿。「没有太多时间了,要快点离开这儿┅┅」浑身乏力的谢茜嘉挣扎而起,然後转动赤裸裸的身体,站定後全身已披上一层鲜红的薄膜,前臂、小腿及面罩上眼睛的位置均呈现娇艳的鲜黄,小腹上也有一方成菱形的鲜黄色块°°终於再次化身为蜘蛛女侠。不过,仔细一看,她这时的装束却有点不同,小腹以下至大腿根部,包括牝户及丰臀,竟然仍是光脱脱的!谢茜嘉也不花时间考究原因,唯有以蜘蛛丝编织成一条迷你裙,刚好把裸露的部分遮盖。她沿狭窄的管道前往洞口,然後全速飞至国家生化研究所那儿,正好碰到哈林掳获韦特博士的一幕┅┅一般人都会将地下水道和污秽划上等号,非不得已也不会随便进入,更何况长期逗留。但世事总有意外,纽约市的地下水道一角,不单有人长期居住,甚至放置器材充当研究场所。虽然这个『研究所』的主人已失踪多时,但作为助手的哈林却继续其未遂之志。今天,他更请来三位特别嘉宾°°韦特博士、积夫及蜘蛛女侠。有饲养蜘蛛作为宠物的人,都会将它们置身於透明胶箱之内,以方便欣赏观察。悠悠醒转的蜘蛛女侠,便有被当做观赏蜘蛛的感觉,因为她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透明的密室内。「哦,伟大的女英雄终於苏醒,满意你的新居嘛?」「┅┅你┅┅是┅┅谁?为什麽┅┅不!┅┅你┅┅你┅┅」「嘻┅┅对不起,你那条迷你裙太别致了,所以┅┅不过,想不到平日高傲的蜘蛛女侠竟然是暴露狂,若隐若现的短裙之下,原来是┅┅嘿嘿嘿┅┅」一脸窘态的蜘蛛女侠,对於哈林的嘲弄,出奇的没有表现愤怒,因为她发现一件令她震惊的事。那原本紧闭的肉缝,这时已无力的扩张,并不断渗出黏稠的液体;一双乳头变得挺拔,乳房更因为乳汁的不断分泌而胀痛;特有的超能力正逐渐消退,身上的战衣亦逐点剥落;小腹以难以想像的速度隆起°°产卵的一切徵兆均先後出现了。蜘蛛女侠通红的脸蛋已然转为异常的苍白,接着听到哈林的说话,她更恍若跌落绝望的深渊┅┅「方才替你脱下迷你裙时,『不经意』地见到你的肉缝分泌了些液体,故此『不经意』的取了点样本,我又『不经意』的拿去作化验分析,最後『不经意』的发现你身体竟含有昆虫基因,而且┅┅嘿!很快便成为妈妈了,你是否感到很兴奋呢?蜘蛛女侠,啊,不不不,应该是·谢·茜·嘉·小·姐。」谢茜嘉没有时间去伤心,因为成熟了的卵子已乘阴道间的黏液徐徐而出,接近一半的长度已从两片唇瓣处探头出来。不知是本能反应,还是半年来的习惯使然,谢茜嘉已双手触地,半蹲着的两脚夸张地分开,作出方便排卵的恼人姿势。「唔~」的一声,一个两头尖尖、橄榄形的虫卵带着丝丝黏液,耸立在透明密室内。谢茜嘉稍稍移开几公分,让已经出头的第二枚卵子有立足的空间┅┅时间如白驹过隙,透明密室内已整齐排列了四十多枚沾满黏液的虫卵,黏液从虫卵那儿延伸至母体的牝户内,成为她们之间的联系。透明密室的秘门徐徐升起,哈林推着一部冷藏仪器进入,将地上的虫卵逐一捡起收藏。俯卧着的谢茜嘉已然筋疲力竭,只冷冷的瞄一瞄哈林,便继续无力的喘息,连动一动手指头也力有不逮。当四十多粒的虫卵妥善收藏後,哈林连同仪器已悄然而退。虽然谢茜嘉没有动弹的力气,但脑海还能飞快的运转,一个接一个的疑问涌上心底°°韦特博士及积夫究竟被关在哪儿?这个侏儒是甚麽来历?为什麽会知道自己的身份?他又有甚麽阴谋?┅┅在谢茜嘉胡思乱想之间,秘门已再度开启,哈林也慢慢的走近。他用手在丰腴的臀上来回抚摸,感到 心的谢茜嘉才略作挣扎,无情的手掌已重重的拍下,「啪~」的一声,雪白的肌肤上烙上娇红的掌印。给掌掴屁股对她来说是一种屈辱,更何况下手的是陌生人,可是乏力的身体莫说反抗,即使闪躲也不能,她只有紧闭樱唇,不发出软弱的声音,作出沉默的对抗。「啪~」「啪~」的击『股』声响彻密室每一个角落,每一下的掌掴虽然为肉体带来痛楚,但心灵所受的冲击却更大。谢茜嘉倔强的表现激起哈林的狠劲,下单下手的力度更猛,速度甚至更快。半晌,她的防线开始崩溃°°虐打的痛楚为她带来了快感,异变了的生殖器官竟不断分泌出吸引雄性的淫液,牙缝间不时漏出夹杂痛苦及快乐的呻吟。「唔~」「嗯~」的声音让人感觉不到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即使谢茜嘉自己也分不清自己的感受。当谢茜嘉仍沉醉在迷惘之中时,虐打屁股的手却突然停止,猝不及防的空虚感令她情不自禁地冲口一句∶「不!┅┅」「嘿嘿┅┅还道蜘蛛女侠有多坚强,原来只不过是一个有暴露狂、被虐狂的臭婊子而已!」一脸绯红的谢茜嘉连出言反驳的勇气也没有,方才的表现不啻是一个欲求不满的淫妇吗?在她懊悔的当儿,哈林已把一根钛金属的棒子凑近湿漉漉的阴道口,於两片唇瓣间来回揩拭。谢茜嘉刚压下的情欲被再次挑起,身体已不自觉的配合棒子的动作而摆动。哈林捉狭似的,棒子每一次都是掠门而过,这可让谢茜嘉着急了,虽然浑身乏力,她还是耗尽每一分力气去配合。「臭婊子,想要的便开口求我。」虽然已是欲火焚身,尚存的一分羞耻令谢茜嘉不发一言,不过身体却忠实的出卖了她,有如狒狒般的屁股翘的高高,把早已满溢的蜜穴无耻的暴露出来。「啪~」「啪~」谢茜嘉得到的,不是期望中的棒子,而是令她又爱又恨的虐打屁股。每一下的掌掴,均为牝户加添一分难耐。「┅┅求┅┅你┅┅给┅┅我┅┅」倔强的谢茜嘉终於屈服,以细若蚊蚋的声音请求。「甚麽?我听不到你说甚麽!」「┅┅求你用那棒子插入我那淫秽的阴户吧┅┅啊┅┅唔┅┅」哈林将手中冰冷的钛金属棒狠狠地塞入谢茜嘉的体内,循九浅一深的规律活动。冰冷的棒子跟炽热的阳具不同,但那种刺激的感觉却不分轩轾,加上红肿的丰臀仍旧被拍打,早已被欲火支配的谢茜嘉,很快便踏进忘忧的境界。抽插才一会儿,她已一阵哆嗦的丢了,哈林这时将金属棒死命的往内塞,将花心顶得牢牢的,然後按下末端的暗钮,藏在棒内的液体便不断的灌入子宫内。「小婊子,现在滑入你体内的是新提取的昆虫基因及改良的培养液,很快你就会成为一具生产虫人兵士的繁殖仪器。嘿嘿┅┅你知道是甚麽昆虫的基因吗?就是那被昆虫学家喻为产卵机器的白蚁后的基因,很吻合你的素质罢?哈┅┅」乐昏了的谢茜嘉已听不进哈林的说话了,或者,她的心已然接受了将来的命运┅┅韦特博士失踪三个月後,地下水道研究所因为一只饥饿的老鼠啮破其中一个容器而导致强烈腐蚀性液体泄漏,引发了一场小爆炸,一切设备及资料均化为乌有。被惊动的政府有关部门深入调查後,除了发现两具焦尸外,还发现一堆人形般的电子零件及一个由强化物料制成的透明密室。整件事情没有被公开,一切被存入X-File┅┅至於谢茜嘉,则由於身处透明密室内而逃过一劫,爆炸後从缝隙中离开,带着几百只白蚁人潜回自己居住半年的小岛上,建立一个与世隔绝的王国。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